市场萎缩 超低端手机面临洗牌

科技君科技君 2017-4-11 手机 111 0

低廉的价格可靠的配置曾经是互联网手机厂商最热衷的营销口号,但如今,越来越多的厂商试图撕去“低价”标签,朝中高端市场转型。

从2017年开始,各大互联网手机厂商开始集体“喊涨”,先是华为荣耀品牌V9将高配版定为3499元,低配版本也去到2599元。紧接着网上关于小米6的金色标准版“吹风价”到了3999元,还有接下来的各种互联网手机旗舰产品,都将定价向中高端靠齐。

涨价背后,一方面是消费升级下互联网模式需要调整,另一方面元器件采购成本上涨和汇率波动影响也在让互联网厂商不愿意再在低端市场“周旋”。此外,根据市场调研机构的数据,千元市场的滞涨也成为互联网手机厂商眼前的最大挑战。赛诺2月份最新的数据显示,999元以下的超低端市场销量同比去年有将近20%左右的降幅,1000元至2499元档位则出现滞涨,销售总量维持在一个水平线上。

“超低端手机的销售量确实一直在萎缩,这个是一个趋势,1000元到2000元档位表现还比较稳定。”赛诺分析师李睿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虽然中国市场仍处于消费升级的阶段,国产手机厂商向中高端市场靠拢,但从数据看,高端市场销量增长并不明显,千元档的份额仍表明这是核心档位。

超低端市场是“不要命”的打法

千元机市场不再是互联网厂商依赖的重点市场。

根据赛诺的数据显示,2017年2月份,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线上线下的销量中,999元以下档位销售总量相比2016年2月份将近20%左右的回落。2月份,400元以下超低端档位以及699元档位、999元档位每月的销售量都在四五百万之间。

同时,在1000元到2499元的中端市场,销量数据和去年并无明显变化,但可以看到2500元到2999元档位,销量同比去年2月份有一倍的增长。

“低端市场的竞争已经非常充分了,并且玩家聚集,今年也会面临一定的洗牌期。”李睿对记者说。

他认为随着白牌等手机厂商的逐渐退出,消费者面临的选择更加多。但这也意味着超低端市场的竞争将日益白热化,李睿预计,今年该市场的玩家将从目前的三十多家逐渐缩减至五家左右。

互联网厂商在过去是这一市场价格的推动者,但随着成本等各种压力,保存利润成为大家的共识。

努比亚智能手机总经理倪飞在Z17 mini发布会上对记者表示,超低端路线是一种不要命的打法,是不可持续的。努比亚对团队的考核也很简单,就是要有健康的财务指标和财务数据。他表示,未来将坚持定位在中高端,以高端为主,同时努比亚今年的重点会在1500-3000元的价格段。

华为荣耀总裁赵明则在过往的采访中对记者表示,厂商不应该再单纯追求所谓的高性价比,而是以高品质、大技术产品满足消费升级,补齐线下渠道、供应链能力等短板。

互联网手机何去何从

2017-2022年《中国手机数码行业市场需求与投资咨询报告数据》显示,2016年二季度,中国智能手机的平均售价已从2015年同期的1256.11元上涨到了2016年Q2的1714元,将近500元的涨幅。其中互联网手机厂商的涨价更为明显。

但可以看到,互联网手机厂商目前正处于市场的尴尬期。

手机中国秘书长王艳辉对记者表示,互联网手机厂商将产品定价定在3000元以上,已经直接打碎过去人们对于互联网手机的传统认知,而创新和品质的品牌输出也和过去强调互联网性价比的宣传方式渐行渐远。

“但消费者对互联网品牌的认知仍然需要改变。”王艳辉对记者表示,过去,当上百品牌都在加入互联网手机营销大军的同时,罗列手机配置、简单对比跑分的形式更是直接造成了用户的认知混乱,产品的实际体验是在下降的,这就造成了互联网手机今天遇到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的瓶颈,用户重新回到线下的选择。

但从线下来看,OPPO和vivo组合形成了2500到3500元档位的高墙,而在4000元以上的市场,市场增量并不明显。所以对于互联网厂商来说,也许转战中高端市场,也并不容易。

还有一个压力来源于资本。

“互联网渠道目前已经遇到了天花板,过往的营销方式一定意义上也是金融资本的助推造成的,但互联网思维是对的,是符合未来发展需求的。”李睿对记者表示,市场对于性价比的需求仍然存在,互联网手机的定价需要找寻市场规律。

倪飞则对记者表示,未来也许将不会存在互联网手机的概念,“肯定是全渠道运作,线上线下和运营商都集体为品牌和产品销售,共同造势,品牌才有可能成功。”

转载请注明来自科技感觉,本文标题:《市场萎缩 超低端手机面临洗牌》

Top